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魔魂鬼印_ 第四十章 雪中风波亭-

时间:2021-05-28 18: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梁自信小说魔魂鬼印 第四十章 雪中风波亭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刚开始的时候雷雨瞳还是细细地听取李北斗这个大哥的意见,不过逐渐地他的眉头开始紧皱,此刻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大哥像极了学堂里的那个老头——苏老,有学问的人都是如此啰里啰嗦的吗?雷雨瞳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拜错把子了,或者是怀疑站在他面前的还是李北斗吗?还是那个只知道饮酒的大哥?现在不止只有他这样怀疑,就连所有人都开始感觉这大哥这么如此婆婆妈妈的了。“最后一条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又过了半刻钟,李北斗这才说完了对雷雨瞳的嘱咐。就算是无奈雷雨瞳还是点头称是,到最后的时候他这才犹如被大赦了一般,他也有想过要半途打断的,不过他可是知道文人书生最为难缠的,若是打断了这大哥的说教恐怕会惹来更多的说教,就像学堂里上了年纪的老先生一样,他以前就有这样一位怪先生,在对他的学生说教的时候不能被打断,否则不知道是处于报复还是什么原因,他就自觉地从头开始说起,而且他说的和刚才的都是一模一样,丝毫不差,甚至就连先生走路的步数和手的摆动次数几乎都一样,有了一次教训之后所有人都不敢在他说教的时候打断,试问一下如果满堂课都在反复地听先生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同样的内容,而且他自己还说得津津有味的,似乎从没感觉到反复地说着相同的话会有什么样的枯燥无味。等到李北斗把嘱咐都说完,而他点完最后一次头了之后,他再望望众人突然有些觉得这些都是些什么兄弟,怎么如此不讲义气,欧阳思念自顾地喝着杯中的酒,只是时不时地和李北斗伸过来的酒杯碰一下然后又是这样的重复,而轲平也是不知道拉着武曲到一旁说什么去了。只是见轲平拉着他然后嘴里不停啪啪地似乎在嘀咕着什么。然后是武曲歪着脑袋思索一下后摇了摇头,而轲平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有些颓败之势,然后他又思考了短暂的时间然后有喋喋不休地唠着什么。这种反复性的方式已经重复了至少三次。而唐帘也自顾地从兜里摸出一颗炒豆然后津津有味地嚼着,而手里的酒坛时不时地往桌上的酒杯倒酒。而最乖的就属莫兰了,她也是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给人倒酒,也许害怕再次做出什么事来,所以她没有喝酒。

    此刻轲平见李北斗叮嘱完了雷雨瞳,连忙拉拉武曲的衣角然后又不知道对武曲说了些什么这次武曲憨厚地点了点头,他们这才重新地坐到了位置上。“你两到那边嘀嘀咕咕什么呢?”刚坐下来就遭到了欧阳思念的问题。“二哥,没……没什么?”轲平连忙摇摇头,而且他脸上的表情写满了心虚,除了李北斗这个大哥轲平有些敬畏欧阳,虽然说欧阳思念是个身体瘦弱的人,但是他的心思极为缜密,洞察力特别强,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都能够相互了解,所以他不但心虚,而且不敢看着欧阳思念的目光。“我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此话一出吓得轲平有些紧张,他抬头望去原来是他三哥唐帘,唐帘此刻嚼着嘴里的炒豆平静的目光望着他,哼,隔得那么远,我就不信你有什么神通,能够我们听见我们说什么,当然这都是轲平自己在心中的也许心理活动。“他让我和他换换名头,让我叫他五哥。”唐帘还没有说话,便等待了一个声音,是武曲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之间说起话不再断片,不过那种憨厚的模样还是没有改变。“你不是答应不告诉外人的吗?”这一句话像是一个医师给自己的病人补了致命一刀一般,而轲平更想是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立刻暴跳了起来。“这里没……没有外人啊!”也许是感觉自己出卖了轲平,武曲说话毛病又范,于是也不自觉地低下了头。“小轲,这可是你的不是了,这种事怎么能如此呢?”欧阳思念带着些批评责备的意味,而他也惭愧地低下了头。“对啊,既然雨瞳把我推出来让我出来说两句,那么我现在就说说你啊……”

    “大哥,你刚才说了那么多,现在肯定是渴了。”听到后面轲平突然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连忙往李北斗嘴里送一杯酒,他可是见识了这个大哥嘴上的功夫,直接用酒堵住了李北斗的醉,坚持众人也都开始露出掩不住的笑容,而武曲也抬起了头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虽然看起来有些傻,但是掩饰不住他内心的阳光。“那一会走的时候咱两一起。”果然用酒堵住李北斗的罪是最有用的办法,不过轲平似乎迎来了更痛苦的结果,现在他连哭的心都有了,整个人愁眉苦脸,他是最为好动的,让他一路听李北斗说教而不让他说话,这让痛苦不堪,往死里逼的节奏啊!说话的时候天空的帷幕也逐渐地拉低了,幽暗的天空雪更加地大了,风也呼呼低吹,想要穿过层层的裘衣席卷人们的内心。

    “大哥,我可能要先走了,我还要就拜访杨爷爷。”这个场面很难得,这种嬉戏温馨的场面让雷雨瞳很是享受,他也愿意一直呆在这种温暖的氛围里,可是宴席终究是要散的,而相聚终究是要分离的,到最后他还是要开口辞行的。“要不要再喝一杯?”李北斗没有意外,而是要请他喝酒,问他还要不要喝一杯,欧阳思念也望着他,唐帘还在嚼着他的炒豆,莫兰望着四哥眼中有些不舍,眼中也逐渐地朦胧,而轲平也不在说话,只是望着雷雨瞳,而武曲憨憨的模样,纯洁的目光,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喉咙滚动了几下,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雷雨瞳望着众人的目光。“不用了,我怕一会儿醉了就走不动了。”他们几乎是从小长大的,又是同窗,怎么不知道对方的性情,李北斗那句话的意思是要他多留一会儿,而他们又何尝听不懂雷雨瞳的话中之意呢?我不能再留了,若是再多留一会儿,不舍之意更加缠绵,到时候想走都迈不开步伐了。

    “走了……”雷雨瞳微微地躬一下腰,拿了角落里的一把伞,然后撑开,于是走进飘雪之中,他没有回头,左手撑伞,右手深处略高于肩膀挥了挥,嘴里说出了两个字,于是有些昏暗的雪地里留下了他深而暗淡的脚印,在风雪里,更加地感觉到脚下的冰冷,飘雪的浓郁,风的猛烈,风吹在脸上带走了醉意,吹在伞上,吹得他手中的伞快斜了,不过凭借着手中的力道没有歪斜。沿着原来的路走去,现在他要去拜访一下杨爷爷,作最后的道别。从他的身后远远地望去只见雪地里昏暗的脚印,直通远方。

    而风波亭的众人还在望着亭外连续不断的飘雪,望着雪地里的脚印,望着远处,似乎还能看到远去的雷雨瞳的背影。“人都走了,坐回来吧!我们再饮几杯。”李北斗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望着众人凝望着亭外的飘雪,他微微地摇了摇头然后把他们召回来,欧阳思念也坐了回来,武曲和轲平坐在桌旁一句话也不说,而唐帘仍然闲然自得地从摸出炒豆放到嘴里,然后咔咔地嚼起来,不过他的目光望着远处,目光有些呆滞,似乎陷入了某种思绪沉思之中,这时候一阵风吹来,从亭外飘来几片雪花,落在他的脸上,感觉到冰冷,他擦落了脸上的雪花这才转头,而他正好看到莫兰的眼眶流下两道水纹,应该是雪融了的。“我也要离开了。”这时候转过身来的唐帘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正在对饮的李北斗和欧阳思念举起的酒杯突然在空中静止了,他们感到有些意外,他们望着坚定的唐帘知道了他说要离开也是要和雷雨瞳一样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了。不过他们更加地疑惑,为何唐帘也选择这种路。“为什么?”。

    “我和雨瞳是一样的人。”唐帘继续摸出炒豆,然后坐在了下来,而光线有些暗,于是莫兰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座灯摆在中央,然后掏出打火石轻轻地碰撞,火花落在灯的灯芯,立即燃烧了起来,这等灯也不知道是怎么制作的,十分精巧,外面的瑟瑟的冷风竟然不进去这灯里,灯光逐渐地亮了起来。也不知道在风波亭里唐帘说些什么,所有人都认真地聆听着他的叙述,而随着唐帘的叙述几个人开始皱起了眉头,脸上更是不可思议的颜色,眼中逐渐由原来的平静转为了微澜,然后逐渐地推向了震惊。同时他们看唐帘的目光也有所改变了。那眼中似乎是在震惊着难以置信。最后不知道怎么了,唐帘开始逐一把着他们的手腕,似乎是在达脉还是干什么的。而随着如此所有人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火热和兴奋。就这样一个时辰过去了,从唐帘叙述着事情开始,他们的震惊之色更加反复几次,到最后是流露出炙热的目光,兴奋的表情,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尝试。不过和武曲,轲平,莫兰相比,李北斗和欧阳思念则比较平静得多,他们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露出些不可置信,后面则是理所当然一般,没再有波澜起伏的情绪。

    “好了,我还有话跟大哥和二哥说,你们小送小妹回去吧!”说完事了之后,唐帘把武曲和轲平以及莫兰支开了,而轲平没有反驳,竟然同意了,莫兰和三位哥哥寒暄道别,这才跟着他们俩离开。在走进飘雪的时候轲平不自觉地嘀咕了一句“原来五年前的白孔雀落在了咱们叶家镇了。”话毕他和武曲送莫兰回去。而风波亭只有三道人影还在,在谈论一些隐秘的事情。李北斗是大哥,只有他能管住所有的兄弟,他象征着一座山,山中掩花草,欧阳最具智慧,做事最为缜密,有他最好。风吹得很响,听不清亭里的声音,雪很大,模糊了亭里三道人影。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