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藏锋_ 第二百零六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时间:2021-05-24 18:0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他曾是少年小说藏锋 第二百零六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帝君的瞳孔陡然放大。



    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星空万域,他明白监视者真的触摸到了神的领域。星空万域选择了他!



    这样的念头浮现,帝君的心底在那一瞬间好似有什么东西崩塌了一般,碎裂开来。他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心头的信念,更因为星空万域的选择,让他有了足够的自信认为,真理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他拥有亿万年的寿命,这当然是一个漫长到寻常生灵根本无法想象的数字,但再漫长的生命需要的还是一息一息的去度过,换作任何一个其他人,哪怕拥有了这么长的寿命、这么强大的力量,让他在这样的岁月中始终重复着毁灭与杀戮,那就是最穷凶极恶的魔头恐怕也会厌烦,甚至发狂。



    但帝君之所以是帝君,并非单单因为帝君所立下的宏愿被星空万域所感知到那般简单,更因为帝君拥有着寻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定信念,以至于他可以在这亿万年光阴中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杀戮与毁灭。



    而现在,所支撑着他的信念却发生了变化。星空万域改了主意,他选择了另一外一个人成为他的使徒,而帝君则注定被抛弃。这种被最信任之人抛弃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当这个人是支撑你活着的动力时,这种背叛足以让任何人陷入疯狂,这一点对于帝君来说同样如此。



    帝君面容开始扭曲,真正意义上的扭曲,他脸上的肌肉蠕动,犹如被煮沸了水面,鼓起一个又一个的血泡,然后血泡破裂,黑色的浓水从里面落下。他的信念崩塌,道心碎裂,他难以在承受起这强大的帝君之力。所有的东西都在那一瞬间,离他而去。



    他伸出手木然的接住了那些那些从脸庞流下的浓水,低着头看去,嘴里喃喃言道:“我执行你的意志亿万年,我们……我以为我们是并肩而行的同袍,共进退的同道,想不到……这劫难有一日会落在我的身上,你……背叛了我。”



    帝君的语调平静,但平静的声音下所隐藏着的愤怒与悲痛却是任何人都听得真切的东西。



    徐寒说得很对。



    这世上不可能凭空产生一具徐寒这般强大的肉身,那肉身本就是在星空万域的意志下而被强行降临在这个世界中的,那不是他涅槃重生的种子,而是送葬他的坟墓。



    “帝君。”徐寒向前迈出了一步,目光中多了些悲切,他沉声说道:“帝君也说过,我们是凡人,难以揣测那冥冥中的意志,但亿万年的光阴过去,至少证明了你是错的,是时候将星空万域教给新的神了。”



    帝君沉眸,看向那沐浴在星光下的男人,他的脸色阴翳,过了良久方才言道:“今日他可以背弃我,亿万年后,你们又怎能保证你们不会遭受与我一般的命运呢?”



    这话似乎戳中了徐寒的痛处,他低下了吐,沉默不语。



    “你不是一直想要反抗自己的命运吗?你不想成为我,也不想成为鬼谷子的傀儡,那为什么能够接受星空万域中那意志的施舍呢?”帝君再问道,扭曲溃烂的脸上在那时竟漏出了嘲弄的笑意:“其实,这世上哪来那么多桀骜不驯的人。所谓桀骜不驯,只是得到的筹码不够让自己满意罢了,当有一天别人给出了足够诱人筹码,在野性难驯的猛兽都会成为他人坐下的看门狗。”



    “徐寒,你其实与我、与鬼谷子、与这幅肉身曾经的主人神无双都并没有区别,只是你要得更多,当别人不能给的时候,你便反抗,能给的时候,你就摇尾乞怜。哈哈,可笑……”



    “很多年后,这个世上还会有许多像你一样的徐寒出生在这星空万域,他们会像你反抗我们一样,反抗你,我很想看看那时候你当是如何的表现,但可惜……我没机会看到了。”



    帝君眸中的火焰在那时也渐渐熄灭,他低下了头,喃喃低语:“统治者被被统治者反抗,新神替代旧神,就如同日月东升西落,就如同草木春生秋衰,万物轮回,岁月不息,原来……”



    “这才是唯一的天道。”



    徐寒将帝君的话一字一句的都听在耳中,他不喜欢,却不得不承认,在这一刻,帝君真的顿悟了,这才是世界的真相。没有长盛不衰,没有永恒不朽,任何事物从他诞生之初便注定了他的毁灭。



    “……”徐寒沉默的看着此刻的帝君,他当然不认同帝君所行之道,但兔死狐悲,星空意志之下,他的命运依然无法握在自己手中,这样看来,其实他与帝君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若一定要说有的话,那或许便是所行之道不同罢了。可就像如今帝君被星空的意志所放弃一般,徐寒所行之道,许多年后谁又能保证能够长存呢?



    “但我若是一定要行我道呢?”就在徐寒想着这些的时候,那帝君的声音却忽的再次响起。



    “嗯?”徐寒一愣,他不明白帝君此言何意,或者说他不明白此刻的帝君到底还有什么资本说出这样的话,毕竟于他看来帝君似乎已经没了与之对抗的底牌。鬼谷子此刻已经在监视者的刀下俯首称臣,不出三息光景,鬼谷子便会人头落地,而他与十九的气机连成了一片,此刻二人便是星空中那为了收回帝君之力而存在的神祇,帝君的力量根本伤不了他们。



    想着这些徐寒却忽的脸色一变,他暗道一声不好,却已是为时已晚。



    只见帝君的一只手猛然伸出,朝着那鬼谷子所在的方向张开,然后磅礴的黑气便在那时自他的手掌心中奔涌而出涌向鬼谷子的体内。



    他这是在将自己体内的帝君之力注入到鬼谷子的体内。



    徐寒的心头骇然,他确实没有料到穷途末路的帝君会选择牺牲自己,成全鬼谷子的夙愿。那可是足足三成半的帝君之力,一旦拥有了这么强的力量,那方才触摸到神灵之境的监视者也不见得能是这鬼谷子的对手。



    意识到这一点的徐寒在第一时间便迈步上前试图阻止帝君的所作所为,但帝君显然早已下定了决心,整个过程所花去的时间也不过眨眼之间,当徐寒冲杀到帝君面前,一拳将帝君的身子轰飞时,帝君体内的力量却已经被他尽数注入到了鬼谷子的体内。



    身子轰然倒地的帝君浑身的气息萎靡,已经到了将死之境,黑色的鲜血不断从他身上的脓疮中涌出,侵染一地。他的模样狼狈到了极致,可看向徐寒的眼神中却写满了戏谑的笑意:“徐寒,这世上……可不止你一个人有为了反抗命运而不顾性命的决心……”



    “好好品尝这恶果吧……”



    “天道弃我,我自……灭了这天道……”



    帝君喃喃自语的说完了这番话,他的脑袋一歪便在那时无力的落在了地上。这位让万域星空闻风丧胆了亿万年的神祇就在这时以这般狼狈的模样落下了自己的帷幕。



    但遗憾的是,此刻在场的诸人都并无心思去欣赏这位神祇的陨落,他们都在那时纷纷转头看向那已经暴露在监视者的刀芒下的鬼谷子。



    狂暴的帝君之力在鬼谷子的体内涌动,他本已绝望的闭上的双眼在那时猛然睁开,漆黑之色在他眼眶中漫开,一股狂暴的力量自他体内猛然涌出。



    吼!



    一声如狼似虎的怒吼自他体内爆开,宛如沉寂万年的魔神在那一瞬间苏醒过来一般,朝着世人彰显着他的威严与怒火。



    监视者眸中的烈阳闪烁,他凌冽的刀锋在那黑色的气息下被生生震开,身子退去千丈方才稳住身形,立于半空中沉眸看着此刻衣袍鼓动,周身黑气弥漫的鬼谷子。



    帝君之力固然强大,但再强大的力量也有被战胜的一天,而真正让帝君之力为鬼谷子痴迷的地方在于,这股力量链接着星空万域的本源,一旦你获取了全部的这份力量,那你便会产生质变,你的生命将于星空万域相连,除非毁灭星空万域,否则这世上便无人能够将你杀死,而与之对应的是,理论你也可以随意的调用星空万域中的一切,成为星空万域真正的神祇。



    此刻的鬼谷子拥有了足足七成的帝君之力,而随着他占用了绝大多数的神力,星空万域中的意志开始驱动剩余的帝君之力朝着他的体内涌动,这是星空万域中的规则,冥冥中的意志可以通过一些事件来引导事情的发展,却永远无法去直接参与。



    鬼谷子的双眸中涌出了狂喜之色,漫天的黑气不断的朝着他体内奔涌,徐寒与方子鱼都在那时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的力量在疯狂的流逝,但他们对此却无能为力,而远方正在飞速朝着此间赶来的叶红笺等人同样也是如此,但相比于徐寒,他们只是感受到那股力量的流逝以及一股可怕的气息在远方升腾,却无法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加快自己奔去的速度,想要一探究竟。



    “想不到吧?我的监视者殿下,我突然觉得你说得很对,世事无常,我鬼谷子一脉所依仗的推演之法果然存在着天大的纰漏,但没关系,现在的我似乎有的是世间却修改,去更正这些纰漏了。”



    鬼谷子微笑着看着不远处沉着眉头的监视者,嘴角的笑意不加遮掩。



    这是一个超出了所有人预料的结局,哪怕那冥冥的意志也未有料到。按照他的剧本,监视者会杀了鬼谷子,徐寒会取出帝君的力量,然后他便可以驱使着星空中的伟大力量,加冕这位监视者为真正的神祇,开始星空万域的下一个纪元。可就像帝君想不多自己有朝一日会被星空万域抛弃一般,星空万域同样想不到临死的帝君会拖上星空万域与他陪葬。



    “爹!怎么办?”十九看向不远处的男人,高声问道,这样的情形在数十万年前的时间轮回中他们父女俩也曾经历过,那一次他们交出了一份掩耳盗铃似的答卷,而今天再次面对强大的新生的帝君,数十万年的光阴过去,他们似乎依然寻不到破局之法。



    这时飞奔许久的叶红笺等人也终于来到了此处,他们一时间难以辨别究竟发生了什么,却看见了那立在半空中的徐寒,其中为首的叶红笺脸色一喜,看向徐寒:“小寒!”



    她这样高声言道,身子便在那时下意识的便要上前。



    ……



    十九的脸上还是写满了与数十万年前一半的恐惧与不安,但闻言转头看向她的监视者这一次却不在泪流满面,他微笑着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



    然后他的目光便穿过了漫天翻涌的黑气看向那位在这时低头的少年。



    徐寒似乎也感应到了对方的目光,他抬起头,同样朝着监视者微微一笑。



    借着他的一只手猛地伸出,那正要上前的叶红笺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红笺,你不恨我吗?”徐寒问道。



    死而复生的女孩自然知道徐寒话中所指,她摇了摇头:“我不恨你,我知道你做什么都有你自己的原因。”



    这话绝非虚言,一路走来她在很多时候比徐寒都更了解徐寒。



    “那你相信我吗?”徐寒又问道。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份了解,此刻叶红笺的心头生出了一股不安,她重重的点着脑袋,泪水却不知为何在那时从他的眼眶中涌出。



    “我说过我会给你们一个未来的。”徐寒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脑袋在那时高高扬起,“徐某人,言出必行。”



    “小寒!”叶红笺心头的惶恐在那时愈发的浓郁,她高声喊道,想要再次上前,但身子却在那时被一道降下的星光所笼罩动弹不得,而不仅仅是她,赶来的诸人与玄儿等妖君都在这时有了同样的待遇,而这星光主人自然便是那位监视者。



    “谢谢。”徐寒朝着监视者点了点头,由衷言道。



    监视者不语,依然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徐寒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在那时迈步而出,上前一步,看向那周身黑气弥漫,气势奔涌已经到达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高度的鬼谷子。那时这老人的双手张开,双眸中神色狂热,一幅吞噬了所有的帝君之力后准备接受新神加冕的庄严架势。



    徐寒却在那时朗声言道:“喂!老头子!”



    “这东西你要吗?”



    他说着,一只手伸出朝着鬼谷子挥了挥。



    那只手上拇指与食指合拢,二者之间一小撮跳跃的黑色事物被牢牢的握在其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