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重生之宝妈的逆袭_ 第八十八章 宠妻狂魔-

时间:2021-04-28 16: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吾家月月小说重生之宝妈的逆袭 第八十八章 宠妻狂魔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八十八章  宠妻狂魔

    简单勾笑着自己的嘴角,手也抬着小胖子妈妈的下巴!就像是一个女流氓一样,邪笑着看着女人!

    简单这么一挑起来女人的下巴,有一种奇怪的错觉,这女人好像是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尤其是眼睛,很有灵性,都是大大的!因为自己也仔细看过自己的,长得一样,简单也没有在意,毕竟天下相似的人很多的!

    “神经病,你才有病,赶紧松开我。”小胖子的妈妈有些激动,想着马上甩开简单!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心脏病的的最重了,在此之后,就是你的肺和肾脏了,你的心脏,可能是有先天的毛病,这个我可能帮不了太多,至于你的肺,你可能是长期吸入某种有害物质,而你的肾,则是为了,排毒,在加上后天迫害,因而受伤了。”。

    简单一一道来,说的小胖子妈妈脸色越来越白,从这女人的脸色上来看,简单就知道自己说的八九不离十了,到底是这女人有多大的仇恨,竟然有人要害人家。

    “知道的挺多的,但是这还是自己的家事,用不着你来管!”女人很是生气,一一全部都被简单说中了,有些不甘,抱起来自己的儿子“韩哲,走,妈妈带你离开这里!”。

    “哎,女人,我救你,你还不乐意了!”,简单奇怪了,本来是不想救的,但是自己之前看小胖子哭的那么的伤心,就答应救了!答应了自己就得好好的救人,但是没想到的是,被救的人,倒是不乐意自己被救了。

    她还来就劲了,她就得救人,不让就她就得救人。

    女人似乎看出来了简单的执拗,蹙眉,想了想说说:“你帮我可以,不用救我,你就帮我维持生命力就好了!”,女人诚恳的说!

    季怀谦不明白了,救人还不用救到底吗!还是说有什么隐情,不方便说。

    “单柯,单柯——”就在这时门口处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呼喊声!

    是一个算的上中壮年的男人!看起来身材和季怀谦差不多,走近一看,人也算的上英俊,就是年纪有些大了,模样自然和季怀谦没的比!

    “小柯,你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出去了一会儿,他们说里面有人昏倒了,是不是你!”进来的男人紧张的拉着小胖子的妈妈,四处看,看完之后还不放心这儿摸摸哪里摸摸的。

    “韩冥,你想死了,又对我动手动脚的,又不是在家里!”女人有些生气。

    “那怎么了,你是我老婆!”男子看不出来有一点男人气概,深深的低着头,把自己的脑袋深埋在女人的怀里,恨不得整个人都钻到女人的怀里!

    小胖子似乎都适应了这样腻腻歪歪的生活了,完全不在意!只是无奈的耸耸肩,无奈的眼神好像在说,看,我家的那个疯子又在妈妈面前撒娇呢!

    “咳咳!”季怀谦看不下去了,这是为谁吃狗粮呢,也不看看这里有这么多人,这是故意的吗,是故意在说,他和简单不可以这样,你们羡慕吧。

    “有人呢!”单柯尴尬的把韩冥推开:“不好意思,有些失态了。”!

    “额,季先生在这里啊!”韩冥被单柯推开后,最先看到的是季怀谦,但是他有没有看到简单,这就是被人不知道了的,其实韩冥没有对简单打招呼就是因为没有确定好她的身份。

    韩冥主动伸出手,示好,但是季怀谦很不给面子,并没有伸出手来!

    韩冥也不生气:“季先生,没想到你会来我大哥的生日会,很意外啊!”,韩冥这是故意这样说的,按着季怀谦的身份地位来看,这样的晚会,他是听都不可能听说的,能来一定是什么原因!

    简单蹙眉,这男人叫韩冥,他的大哥,也就是小胖子的大伯是季怀谦的董事,但是韩冥的语气看不出来有点尊卑之意啊,难道这个韩冥不在季怀谦的公司里。

    “爸爸,你们谈你们的事情去吧,小姐姐和妈妈有事情要谈!”韩哲推开韩哲,一手拉着小姐姐,一手拉着自己妈妈!

    “哎,臭小子,在家没看住你是不是,不是说了,不准动我的女人嘛,要不是看我女人的面子上,我就打断你的腿了!”,韩冥生气的在韩哲手里拉过来单柯的手!

    看着韩冥拉过去自己老婆,季怀谦也很不乐意的拉过来简单,让她靠自己近一些。

    简单惊讶不已,韩冥这男人,真是一个护妻狂魔啊,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自己儿子不就是拉了一下自己妈妈吗,好家伙,这还吃起来自己的儿子的醋了,天那。

    简单感慨,还好季怀谦没有这么变态!

    季怀谦则是在想,难道自己也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韩冥,这是我儿子,你想干嘛!”单柯生气的又拉过来自己的儿子。

    “老婆,我不是故意的啦!”韩冥委屈的不行,想在单柯怀里撒娇,又一次低头:“老婆不要生气,生气就不漂亮了,老婆乖!”!

    简单和季怀谦看不下去了,尼玛,这鸡皮疙瘩掉的,都扫不过来了!

    简单摸着下巴,既然这女人不情愿自己被救,在看这个男人这么护着这么单柯,一定是很爱这个单柯了,相信这个男人一定知道这女人病了!

    现在你不想让她救人,她偏偏要救人!

    简单朝着小胖子勾勾手,季怀谦看着两人的小动作没说什么,。

    “小胖子,把你家的联系方式给我!”。

    小胖子一开始不动,但是最后点点头!

    “好的!”。

    “季先生,这位一定是季夫人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热闹的会场一下自己没人了!”韩冥说:“但是这样也好,我们也该走了!”回家和老婆亲热去喽。

    简单愣住,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季夫人!

    “后会有期!”季怀谦说完,就拉着简单走人了!

    “季夫人!”单柯有些惊讶的看着韩冥:“他就是被保护的密不透风的季夫人!?你怎么知道的?”。

    “小傻瓜!”韩冥点点单柯的鼻子,说:“你没看,季怀谦一直站在那女人身边吗,而且走的时候,还搂上了她的腰,季怀谦这么孤僻的性格的人,能在他身边的人,而且还是女人,他也只允许是自己的夫人了!”。

    韩冥此时微眯着眼,仿佛一只桀骜不驯的狼,在凝视前方!

    而同样的,简单和季怀谦刚出门,简单就迫不及待的问季怀谦:“季怀谦,那个叫韩冥的,什么来头,竟然知道我是你的夫人?”。

    “他?听说过,是白手起家,现在也就是三十大几,快四十岁的样子,虽然看看起来平易近人,但是我也在商场上吃过他的亏,这也会是我吃过的唯一一次亏了。”季怀谦摇摇头叹气说,好像感觉少了一个对少一样无趣又无奈。

    “靠,你也吃过亏?厉害了!”简单感慨,看来季怀谦也不是什么顶级的人物啊。

    “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之后的天下都是季家的了,轮不到韩家说什么了”,自己进入商场之后,在听说关于韩冥的时候都是说他迷上了女色,因此事业上也不温不火,难道就是今天那个女人。

    十多年前?简单疑问,十多年前,季怀谦也就二十岁的样子,估计也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那个叫韩冥的都三十了,靠,什么叫就吃过一次亏!

    季怀谦这是在炫耀自己很厉害吗,自己刚出道就吃过一次亏,然后就是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不过好像的确是很厉害。

    季怀谦和简单回家还不算很晚,就不过早饭刚刚收拾好罢了!

    “吴妈,我还没吃饭呢!”简单可怜巴巴的看着吴妈,季怀谦无奈,他们还缺一一顿饭吃啊,饿死鬼的模样真丑。

    “您等等,马上就好了,就怕少爷和少奶奶回来肚子空着,我专门给你们多做了点儿,正好沐苓丫头刚才没有胃口,一会儿我叫她一起吃。”。

    吴妈在厨房里穿出来声音。

    简单看着王管家在客厅和季怀明季怀远做什么,进门之后就打了个招呼再也没有干什么。

    回了自己房间,一边找自己昨天写的离婚协议,一边打电话,“喂?”。

    “喂,小姐姐是我,韩哲!”自从小姐姐要了电话号码,他回家就一直守着电话,等了超长时间的,他以为小姐姐忘记了呢!

    “哈哈小胖子,我说我会联系你的,一定会联系你的。”

    和小胖子聊了会儿天,简单知道了,单柯每周一都会美容院,这样不就可以巧遇了……就不信他想救的人救不了了!

    “少奶奶吃饭了!”。

    “来了……”简单并没有找到自己的昨天晚上的成果,果断放弃了,她记得昨天明明放在屋里的,吃饭要紧。

    几人凑到餐桌上。

    “怀远,怀明,你们刚才没吃嘛?”季怀谦问。

    “吃过了,看你们吃得这么香,我们还想吃!”季怀远笑笑说。

    “沐苓,你怎么了……”简单看向沐苓。

    “……”沐苓不语。

    “沐苓发什么呆!”简单看沐苓不说话,又问!

    “……”沐苓人流不说话。

    “沐苓,你看我一眼!”简单无奈放下筷子,拉着沐苓的衣领子,似乎是生气了。

    “啊?干嘛,怎么了!”沐苓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有人和自己说话,还是这么暴力的拉着自己。

    “怎么了,我还想问你,你怎么了!”简单奇怪,不会是让她上学,给上傻了吧。

    “最近课业负担有点大,而且马上就要考了,有些吃力,这样吧,姐夫,你明天帮我办理住宿吧。”

    “小学知识你都不行?”简单怀疑的看着沐苓。

    沐苓和季怀谦同时头来鄙视的目光!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